祝融

祝融

(中国上古神话人物、火神)
中文名:
祝融
其他名称:
火神、水火之神、南海神
神话体系:
中国神话
人物简介:

祝融,古代传说中的火神。为夏官官名与大司马是同义词。祝融是楚国社会公认的楚国始祖,也是炎帝的火师。

《晋书》有记载:“帝高阳之子重黎为“夏官祝融”。这句话明确的告诉我们祝融是夏官的官名。除了《晋书》以外《左传》也有祝融是夏官官名的记载。《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说:“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里面提到的木正即春官,火正即夏官,金正即秋官,水正即冬官。所以《左传》所说的火正曰祝融,意思就是夏官的官名叫祝融。《史记.楚世家》说:重黎居火正就被命曰祝融,吴回复居火正就为祝融。楚国始祖祝融本名重黎,因为火官的身份而被帝喾命名为祝融。

在《风俗通义》中,同伏羲和神农并称为“三皇”。 

祝融参与事件/话题
中文名
祝融
其他名称
火神、水火之神、南海神
神话体系
中国神话
所属
中国远古洪荒神话
司掌
象征
火神
父母
魁隗氏
兄弟姐妹
吴回、祝良
民族
炎帝部落
身份
炎帝部落首领
赤帝

人物外貌

祝融以火施化,号赤帝,后尊为火神、水火之神、南海神,古时三皇五帝中五帝之一,葬衡阳市南岳区祝融峰。祝融氏酋长燧人,在世界史上最早发明了钻木取火、最早创建了集市,祝融氏燧人为三皇之一,号为三皇中的西皇。祝融氏是西皇所在的氏族,祝融氏即西皇氏。祝融氏是一个古老的氏族,融是荧火虫,像星星一样闪光,在黑夜里明亮;祝是祭祀,祭火,祭光明,祭祀天帝。

祝融八姓:祝融的后裔分为八姓,即己、董、彭、秃、妘、曹、斟、芈。

谈起南海神庙的建立,人们自然会问起南海神的名字。南海神叫祝融,也有史书称其为祝赤,是祝融和赤帝的简称。其实祝融和赤帝是同一人,祝融本是火神,今天一旦发生火灾,人们仍然认为祝融君光临。祝融究竟是谁呢?他又怎样合水火为一神的呢?这有许多传说。另据《吕氏春秋通诠·审分览·勿躬》载:祝融,神名。帝喾时的火官,后尊为火神,命为祝融。例:胡曹作衣,夷羿作弓,祝融作市,仪狄作酒。——《吕氏春秋通诠·审分览·勿躬》

衍生形象

衡山祝融氏是黄帝夏官

《管子》提到的黄帝六相有祝融,六相指天,地,春,夏,秋,冬六官其中祝融是夏官官名。以夏官官名祝融为氏族名。
郑州祝融氏是帝喾夏官

重黎居火正被帝喾命曰祝融,其弟复居火正也被命为祝融。火正即夏官。同样以夏官官名祝融为氏族名。

衡山祝融氏葬衡阳

《路史.前纪》云,祝融氏葬衡山之阳,是以名之。
郑州祝融氏葬郑州

《路史·国名纪》:“今郑州有祝融冢。

衡山祝融氏是历山氏的子孙。

《山海经·海内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据《春秋合成图》《春秋运斗枢》《黄帝录》等文献记载:“衡山祝融名字叫容光是黄帝的大司马也就是祝融(祝融与大司马是一个官职)。容光就是《管子》里黄帝六相的祝融。《衡湘传闻》载:“容光为祝融兼司徒”,“徒武陵(今湖南常德),因亦有南岳容山之号,在今施容、容美之间”。“容光又取(娶)于州山氏,曰女虔,生季格,季格生寿麻”。

郑州祝融氏是颛顼氏的子孙。
《史记.楚世家》记载: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後,复居火正,为祝融。
《左传》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
《世本·帝系》:颛顼娶於滕氏,滕氏奔之子谓之女禄,产老童。 老童生重黎及吴回。
《周礼》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为灶神。
《大戴礼记·帝系篇》:“颛顼产老童。老童生重黎及吴回”。
《晋书》:“帝高阳之子重黎为“夏官祝融”。
《史记》《左传》《世本》《周礼》《大戴礼记》《晋书》这些正史公认郑州的祝融氏是颛顼的后代。有些现代学者用猜想来否认重黎是颛顼后代,这绝不是严肃的行为。

正史公认郑州的祝融重黎是颛顼氏之后

正史公认郑州的祝融重黎是颛顼氏之后,正史并没有错。有些人把衡山祝融氏和郑州祝融氏混淆才会出现认为重黎是炎帝之后的谬论。把衡山祝融氏和郑州祝融氏混为一谈就好比把鄫侯乙的鄫国和山东鄫国混为一谈一样可笑,把韩王信和淮阴侯韩信看成同一个人一样可笑,把孤竹国伯夷和四岳氏伯夷看成同一个人一样可笑,把司马穰苴的司马氏和司马程伯休父的司马氏看成同一氏族一样可笑,把中国塔吉克族和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族看成一个民族一样可笑。同族号不同族,同名不同人,同官职不同人太常见了。衡山祝融氏是黄帝夏官以夏官官名祝融做氏族名,郑州祝融氏是高辛氏夏官同样以夏官官名祝融做氏族名,因此族号重名而已。

人物经历

《山海经·海内经》一书中关于他的出生作了以下叙述:“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由此可见,祝融系炎帝的第五代来孙。另据《海内经》中又称:黄帝生昌意,昌意生韩流,韩流生颛顼。《大荒西经》则补叙为:“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这样一说祝融又成了黄帝之后了。不过,上古时期黄帝、炎帝本是同根同族,所以汉族神话传说中的祝融时而是炎帝之孙,时而又是黄帝的后代也就不奇怪了。那么,祝融又是一副什么模样呢?《山海经·海外南经》中说:“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可见他并非“完人”,郭亚注释“火神也”。《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中曰:“火正曰祝融”,火正,就是掌管火的官员,神话中的火神祝融,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已经逐步演化成了司火的官职。《汉书·五行志上》一书说:“古之火正,谓火官也,掌祭火星,行火政。”正因为祝融是火神,他的威力也被应用到两军对垒的战争中去了。《墨子·非攻下》记载如下:“(成汤伐夏),天命融(祝融)隆(降)火干厘夏城之闲,西北之隅。”降火助战,这可能是首次把火战使用于战争中的吧。祝融有一弟叫吴回,又称回禄,也是官司“火正”。只是名声没有祝融大,人们把火灾称为“祝融之患”不是没有依据的。于是,就有了用祝融代替火灾一词的来历。

祝融,我国原始社会末期最著名氏族领袖之一。名重黎,黄帝后裔高阳氏的玄孙。帝喾高辛氏时,任火正(官名),受封于有熊氏故墟(今河南新郑一代),葬衡阳市南岳区祝融峰。他以火施教,为民造福。帝喾命名曰:祝融,后世尊为火神。——河南省《新政县志》

(1).神名。 帝喾 时的火官,后尊为火神,命曰 祝融 。亦以为火或火灾的代称。《国语·郑语》:“夫 黎 为高辛氏火正,以淳燿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其功大矣

。”《吕氏春秋·孟夏》:“其神 祝融 。”高诱注:“ 祝融 , 颛顼氏 后, 老童 之子, 吴回 也,为高辛氏火正,死为火官之神。” 唐张说《蒲津桥赞》:“飞廉煽炭, 祝融 理炉。” 赵翼《八月二日天宁寺旁巽宫楼火》:“趋观乃知此楼毁,刹竿突兀招 祝融 。”

(2).神名。南方之神,南海之神。《管子·五行》:“得奢龙而辩於东方,得 祝融 而辩於南方。”《汉书·扬雄传上》:“丽钩芒与骖蓐收兮,服 玄冥 及 祝融 。”颜师古注:“ 祝融 ,南方神。” 唐 韩愈 《南海神庙碑》:“考於传记,而南海神次最贵,在北东西三神河伯之上,号为 祝融 。”

(3).传说中的古帝。 汉王符《潜夫论·五德志》:“世传三皇五帝,多以为 伏羲 、神农为二皇,其一者或曰燧人,或曰祝融,或曰女娲,其是与非未可知也。”

(4).峰名。衡山的最高峰。据《路史》云, 祝融 葬衡山之阳,是以名之。 唐 韩愈 《谒衡岳庙》诗:“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 祝融 。” 宋杨万里《送刘子思往衡阳》诗:“ 洞庭 昨夜起霜风,翩然欲登 石廪 与 祝融 。”

道场】自燧人氏发明的转木取火,但有了火种不会保留和使用,后由祝融发明了使用火和留火种的方法后,黄帝封了他为主管火的正火官。后因祝融对南方的情况比较熟悉,又派了他来到衡山附近做司徒,死后葬于衡山,故南岳衡山就是祝融的道场。现衡山的最高峰叫祝融峰,山顶建有祝融殿。

后世影响

传说一

祝融是中国帝王。他以火施化,号为赤帝。相传,祝融还是一个音乐家,他经常在高山上奏起悠扬动听,感人肺腑的乐曲,使黎民百姓精神振奋,情绪高昂,对生活充满热爱。祝融死后,葬在南岳衡山之阳(今衡阳市南岳区),后人为了纪念他,就把南岳最高峰称为祝融峰。

传说二

上古帝喾(kù音酷)在位时,有一个叫重黎的人,是颛顼的重孙(《史记·楚世家》:“高阳生称,称生卷章, 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 帝喾命曰祝融……﹝帝喾﹞诛重黎 ,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他的官职是“火正”,即火官。重黎忠于职守,努力为帝喾和广大黎民服务,当火官有功,帝喾于是赐以“祝融”的封号。“祝”是永远、继续的意思,“融’是光明的象征,就是希望重黎继续用火来照耀大地,永远给人带来光明。祝融死后,葬在南岳衡山舜庙的南峰,即今之祝融峰下。

传说三

黄帝时期,黄帝南巡,分不清方向,于是请“祝融辨乎南方”,也就是应该说,衡

阳的南岳,最先是由祝融辨出来的,他因此担任了司徒的职务。后来,祝融被封楚地,成为楚国人的始祖。 今衡阳市南岳区祝融峰顶还有一座祝融殿,殿后岩石上建有石栏杆,可以凭栏了望北山的风光。这个火神,楚人的始祖祝融又怎样兼任海神的呢?古人认为,南方属火,火又是光明的象征,火之本在水,故祝融合水火为一神,且符合周文王八卦中离(见下“图”)属火,方位在南方的卦象。

▅▅▅▅▅▅▅▅▅▅▅

▅▅▅▅▅  ▅▅▅▅▅

▅▅▅▅▅▅▅▅▅▅▅ (离的卦象)

传说四

尧时,洪水滔天,浸山灭陵,黎民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尧令鲧去治理洪水,可是九年过去了,毫无成效。后来,鲧知道天上有一种称为“息壤”的宝物,只要用一点投向大地,马上就会生长起来,积成山,堆成堤,于是鲧想办法到天上偷了息壤到人间。用它堵塞洪水,大地终于渐渐看不见洪水踪迹了。但是,天帝知道息壤被窃,就派火神祝融下凡,在羽山地方把鲧杀死,并夺回余下的息壤。天帝还命祝融监视人间治水,命他掌管一方水的大权。由于祝融属南方之神,所以就合水火为一神,兼任南海之神了。

传说五

北水神王与火神祝融战斗,被祝融真火炼死。从此,祝融成为水火之神。

传说六

南海之神火神 祝融的由来

南海神庙是我国古代海神庙中惟一遗存下来的最完整、规模最大建筑群。该庙始建于隋文帝开皇十四年(594年),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以后历代有重修扩建。现存的是清代建筑,但仍保留隋唐时代的规模和建制。1988年起,政府也曾对南海神庙作过三次较大的修复,现已基本恢复了庙宇的古貌。

修复前大殿仅存殿堂,如今庙宇规模宏大,占地面积达3万平方米。其主体建筑是一座五进的殿堂,由南至北依次为头门、仪门及复廊、礼亭、大殿和昭灵宫。南海神庙门前有石牌坊,额题“海不扬波”。庙中保存有历代的许多石刻。还有华表、石狮、韩愈碑亭、开宝碑亭、洪武碑亭、康熙万里彼澄碑亭等附属建筑,构成一组颇具规模的古建筑群。庙中还保存汉代和明代的铜鼓和制钟,以及南海神玉印等重要的文物。还有木棉树、相思树等古树名木。这里存放的汉代铜鼓是中国现存三大铜鼓之一。庙西一小山岗上有“浴日亭”,宋元时羊城八景之一的“扶胥浴日”即指此处。

从唐朝开始,南海神庙便香火日盛,各朝代政府也派人前往管理庙事。事实上它已成为四海神庙中香客最多、地位最高的一个,这主要是由广州海上贸易日益发达的地位决定的。

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从西汉时就已经开始形成,到了隋唐时期达到了鼎盛阶段。尤其是唐代,从广州出发的贸易船队,经过南亚各国,越印度洋,抵达西亚及波斯湾,最西可到达非洲的东海岸。明清之后更远至欧美了。这条航线长达1万多公里,沟通了东、西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交流,扩大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处于这条航线重要位置上的南海神庙,在古代有码头,码头外面又是茫茫的大海——南海,南海实际是太平洋靠近东南亚大陆部分,大海又紧连着太平洋,通往印度洋。出海航船或来自远方的航船,都须经过坐落在南海神庙的这个古码头。于是众多的商船顺路经过这里均停下来上庙祭祀,以祈求航路平安、生意顺利。于是,神庙附近的扶胥镇便商旅云集,民间庙会交易频繁。南海神庙之兴旺,成为广州海上贸易繁荣的历史见证,遗留下许许多多珍贵历史文物,包括皇帝御赐的碑文、题字等,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当然百姓们更多的还是感恩于庇佑他们一帆风顺、平安大吉的南海神的。

南海神庙坐北向南,占地3万平方米,是明代建筑风格,恢宏壮观且古朴大方。

庙外有“海不扬波”的石牌坊。庙宇的主体建筑沿着中轴线从南到北依次为头门、仪门、礼亭、大殿、昭灵宫共五进,一进高于一进。其他附属建筑均以五进为中心,左右对称。这是较典型的中国传统庙宇建筑。

传说七

个别书中认为祝融是盘古开天辟地后的十二滴血所化的十二祖巫中的一位,其他为 帝江 句芒蓐收

共工 烛九阴 强良奢比尸天吴 弇兹玄冥 后土

南岳传说之祝融的故事

黄帝时候有个火正官,名叫祝融,他小时候的名字叫做黎,是一个氏族首领的儿子,生成一副红脸膛,长得威武魁伟,聪明伶俐,不过生性火爆,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火冒三丈。那时候隧人发明钻木取火,还不大会保存火和利用火。但黎特别喜欢跟火亲近。所以十几岁就成了管火的能手。火到了他的手里,只要不是长途转递,就能长期保存下来。黎会用火烧菜、煮饭、还会用火取暖、照明、驱逐野兽、赶跑蚊虫。这些本领,在那个时候是了不得的事。所以,大家都很敬重他。有一次,黎的爸爸带着整个氏族长途迁徙,黎看到带着火种走路不方便,就只把钻木取火用的尖石头带在身边。

一次,大家刚定居下来,黎就取出尖石头,找了一筒大木头,坐在一座石山面前“呼哧呼哧”钻起火来。钻呀,钻呀,钻了整整三个时辰,还没有冒烟,黎很生气,他嘴里喘着粗气,很不高兴。但是没有火不行,他只好又钻。钻呀,钻呀,又钻了整整三个时辰,烟倒是出来了,就是不起火。他气得脸子黑红,“呼”地站起来,把尖石头向石头山上狠狠砸去。谁知已经钻得很热的尖石头碰在石山上,“咔喳”一声冒出了几颗耀眼的火星。聪明的黎看了,很快想出了新的取火方法。他采了一些晒干的芦花,用两块尖石头靠着芦花“嘣嘣嘣”敲了几下,火星溅到芦花上面,就“吱吱”冒烟了。再轻轻地吹一吹,火苗就往上窜了。

自从黎发现石头取火的方法,就再也用不着费很大工夫去钻木取火了,也用不着千方百计保存火种了。中原的黄帝知道黎有这么大的功劳,就把他请去,封他当了个专门管火的火正官。黄帝非常器重他,说:“黎呀,我来给你取个大名吧,就叫祝融好了,祝就是永远,融就是光明,愿你永远给人间带来光明。”黎听了非常高兴,连忙磕头致谢。从此,大家就改叫他祝融了。

黄帝在位的时候,南方有个氏族首领名叫蚩尤,经常侵扰中原,弄得中原的人无法生活。黄帝就号令中原的人联合起来,由祝融和其他几个将领带着,去讨伐蚩尤,蚩尤人多势众,尤其是他的九九八十一个兄弟,一个个身披兽皮,头戴牛角,口中能喷射浓雾,好不威风。开始打仗的时候,黄帝的部队一上大雾就迷失方向,部队之间失去联系,互不相顾。蚩尤的部队就趁势猛扑过来,打得黄帝所部大败,一直向北逃到涿鹿才停下来。黄帝被蚩尤围在涿鹿,好久不敢出战。不久,因发明了指南针,就再也不怕浓雾了。后来祝融见蚩尤的部下都披兽皮,又献了一计,教自己的部下每个人打个火把,四处放火,烧得蚩尤的部队焦头烂额,慌慌张张地朝南方逃走。黄帝驾着指南车,带着部队乘胜向南追赶。赶过了黄河,赶过了长江,一直赶到黎山之丘,最后终于把蚩尤杀死了。祝融由于发明了火攻的战法,立了大功,黄帝重重封赏了他,他成了黄帝的重要大臣。

黄帝的部队班回朝时,路过云梦泽南边的一群大山。黄帝把祝融叫到跟前,故意问道:“这叫什么山?”祝融答道:“这叫衡山。”黄帝又问:“这山的来历如何?”祝融又答道:“上古时候,天地一片浑沌,像个鸡蛋。盘古氏开天辟地,才有了生灵。他活了一万八千年,死后躺在中原大地之上,头部朝东,变成泰山;脚趾在西,变成华山;腹部凸起,变成嵩山;右手朝北,变成恒山;左手朝南,就变成了眼前的衡山。”刚刚说完,黄帝紧接着又问:“那么,为什么名叫衡山。”祝融马上答道:“此山横亘云梦与九嶷之间,像一杆秆一样,可以称出天地的轻重,衡量帝王道德的高下,所以名叫衡山。”黄帝见他对答如流,非常高兴,笑呵呵地说:“好哇!你这么熟悉南方事务,我要委你以重任!”但黄帝并不说出是什么重任。

队伍在衡山驻扎下来了。黄帝登上最高峰,接受南方各个部落的朝拜。许多氏族首领会集在一起,大家都很高兴,祝融一时兴起,奏起了黄帝自己编的曲子-咸池之乐,黄帝的妃子嫘祖也踏着拍子,跳起舞来。大家见了,都围着黄帝跳了起来。跳了个痛快以后,黄帝叫大家静下来,说:“我就位以来,平榆罔,杀蚩尤,制订历法,发明文字,创造音律,编定医书,又有嫘祖育蚕治丝,定衣裳之制。现在天下一统,我要奠定五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从今以后,火正祝融镇守南岳。”大家一听,都大声喊着:“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融这时才知道,原来黄帝说的委以重任就是这么回事。

黄帝走了以后,祝融被留在衡山,正式管理南方的事务。他住在衡山的最高峰上,经常巡视各处的百姓。他看到这里的百姓经常吃生东西,就告诉他们取火,教他们把东西烧熟再吃。他看到这里的百姓晚上都在黑暗中摸摸去,就告诉他们使用火松明。他看到这里瘴气重、蚊虫多,百姓经常生病,就告诉他们点火熏烟,驱赶蚊虫和瘴气。百姓们都很尊敬他,每年八月秋收以后,就成群结队地来朝拜他。大家说:“祝融啊,我们人丁兴旺了,鸡鸭成群了,五谷丰登了。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好处,我们感谢你,我们要尊你为帝了。你以火施化,火是赤色我们就叫你赤帝吧!”从此,祝融就被大家尊为赤帝了。

正在大家安居乐业的时候,忽然电闪雷鸣,从中原地带来了震天动地的杀喊声。百姓们吓得不得了,都跑来问祝融是怎么一回事。祝融告诉他们说:“这是共工和颛顼争帝位,打起来了。”他们打了很久,还是不分胜负,共工气得七窍生烟,纵身一跳,一头朝不周山上撞去。这不周山原来是一座不平凡的山,它撑住了天空,不让天垮下来;它系住了大地,不让大地倾斜。共工一头撞过去,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火星飞溅,照亮了半天,撑天的柱子折断了,系住大地的绳索也绷断了。从此,天空向西北倾斜,日月星辰都往西北方向落下去。大地向东南倾斜,江河湖泊的水都往东南方向流过去。本来,南岳衡山这块天眼看也要垮下来了,这块地也一晃一晃的就要翻过去了。老百姓一个个抱着大树,攀着岩石,吓得哭起来了。祝融连忙使出自己的全身本领,像个大柱子一样撑住这个地方的天才没有垮,山才没有塌。唐朝有个诗人,特意写了这件事:“东南地益卑,维岳资柱石。前当祝融居,上拂朱鸟翮。”后来,还有一个诗人也写道:“地涌一峰秀,高撑南楚天。”祝融在南岳山上活到一百多岁才死去。百姓把他埋在南岳山的一个山峰上,并把这个山峰命名赤帝峰。他住过的最高峰,大家就一直叫做祝融峰。在祝融峰顶上,百姓们修建了一座祝融殿,永远纪念着他的功德。

祝融与火攻战法

祝融是在我国长期以来广泛祭祀的火神。据罗泌《路史·前纪》卷八中说:“祝诵氏,一曰祝龢,是为祝融氏……以火施化,号赤帝,故后世火官因以为谓。”《史记·楚世家》:“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传说祝融不但是管火的能手,而且发现了击石取火的方法,还发明了火攻战法。

祝融原名叫黎,传说他诞生在氏族社会,是氏族首领的儿子。黎从小就特别喜欢火,那时,燧人氏刚发明了钻木取火,人们对保存和使用火的知识很缺乏。有一次,他随父亲进行氏族长途迁徙,因带着火种走路不方便,他只带了钻木取火的石头。晚上,大家要用火了,黎却取不出火来,顿时气得他将取火的石头向山上扔去,不料石头落下来溅起了几颗火星。聪明的黎见了灵机一动,立即想出了新的取火办法。他采来晒干的芦花,用两块尖石头靠着芦花连敲几下,火星溅到芦花上,再轻轻一吹就冒起了火苗。这就是后来的击石取火方法。击石取火比钻木取火省力多了,更不用千方百计保存火种,因此,当时中黄帝封他为火正官,并赐名祝融。

火攻战法传说也是祝融最早发明的。当时南方有个氏族,首领叫蚩尤,经常侵犯中原,祝融奉命前去讨伐。蚩尤人多势众,非常强悍。祝融就命自己的部下每人打个火把和爆燃之物,等蚩尤的人一到,就四处放火,把蚩尤的队伍烧得焦头烂额,仓皇溃败,他们乘胜追击,终于打败了蚩尤,立了大功。为此,黄帝重赏了他,命他掌管天下的火,镇守南山。

祝融是管火用火的能手,他不但发明了新的取火方法和火攻战法,他还教人们如何用火把食物烧熟了吃,如何用火取暖和照明,如何用火驱除瘴气和蚊虫,防止闹病。祝融以火施化,赢得了人们的敬重。因火是赤色的,人们就称他为“赤帝”,每年秋后都向他朝拜。

在科学文化落后的年代里,人们对火的认识还仅仅是表面的,认为火很神秘,主宰火的是神。祝融用火为人们造福,所以,后人把他尊为火神,每年都要进行隆重的祭祀,以表达人们对祝融的感激和纪念。

火神祝融的传说,带有神话色彩,但它反映了人类同火灾作斗争的一种希冀,寄希望于火神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光明和幸福,驱除邪恶,消灾免祸。然而,要真正预防火灾,避免火灾给人类带来的危害,祭神求佛是无济于事的,只有依靠科学,依靠人类的智慧战胜火灾。今天,人类对火已有了科学的认识,再不用祈求火神保护了,但火种祝融以火造福人类的形象却将作为美好的传说继续流传下去。 

祝融与共工之战

各种各样的打火机,已经普及到人们日常生活中。但在一些边远山区,农民至今还随身携带著取火用的火链,因它不用汽油火石,随时用,随时取。所以,一直沿用了几千年。那么,火链最早是谁发明的呢?

传说从燧人氏发明了钻木取火后,到了黄帝时期,人类已开始用火烧熟食物,用火取暖,用火驱赶毒虫猛兽,用火打仗。可是在那时,人们只知道用火,却不会保存火种,这对过著迁徙不定的游牧游猎生活的人们来说很不方便。他们必须经常带火种行路,每到一个地方,头一件大事就是用火种燃火烧饭,烧过饭后又得把火种小心地保存起来。

有一年,黄帝带著夏部落的群民,由南向北转移。中途忽然遇到暴雨,山洪暴发,遍地是水,大人小孩被雨水浇得像落汤鸡。祝融负责管理火种,他随身带的火种也被暴雨扑灭了。人们又冷又饿,孩子们哭 叫不停。黄帝命令大家在一个大石洞里暂住下来,等待天晴之后再走。谁知,老天好像故意与人们作对,一连几天,雨一直不停地下著。人们住在山上石洞里饥寒难忍。但因失去了火种,无法生火做饭取暖。饿得实在支持不住了,大人便开始吃生肉, 老人和小孩也只得用冷水泡蘑菇吃。 祝融著急万分,想用钻木取火的方法取火,可是带来的木柴全是湿的,钻了很长时间,也未钻出火星。眼看天黑了,祝融累得满头大汗,毫无效果,一气之下,便把手里的钻头狠狠地扔出去。不料,钻头碰击在石洞的岩石上,溅出的火星更多。祝融心里顿时由忧变喜,他忘记了疲劳,找来好多岩块,用力互相碰击,只见火星不断飞溅 。可是,怎样才能使火星燃烧呢?这又成了一个难题。黄帝走过来对祝融说:“你不要太急,从石头上能击出火星,这就是很大的成功。下一步怎么办,需要多找些人来共同商量。”黄帝的这番鼓励,使祝融信心倍增。他找来常先、大鸿、力牧、嫘祖等人一同想办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唯有常先一人低著,一句话也不说。大家以为他饿病了,劝告他去休息。不料,常先猛然往起一站,说了声:“有办法了!”说著,把自己缠腰的腰围解下来,用劲撕开,从容掏出一团花絮,对祝融说:你把这些芦花絮放在石头下面,再击石取火。”祝融按他的建议把芦花絮摆好,再击石,火星溅落的越来越多,点燃芦花絮的声音越来越大,祝 融用口轻轻一吹,随著一股浓烟窜出了火苗。取火成功了!有了火人们就有了生存的希望。石洞里的大人小孩无不欢呼跳跃。黄帝专门为祝融举行了庆功会,给他记了大功,并封他为“火正”(官职)。

祝融发明的“击石取火”,使人不再为保存火种发愁,这就大大方便了人类的生产生活。因火又是红色的,所以后世人都把祝融称为“赤帝”。

祝融因为教会人类使用火,人们对祝融都非常之崇拜,但水神共工看不过眼,心想世界万物离不开水,为什么人类只崇拜祝融,而不崇拜自己,越想越气愤。于是集四湖五海之水冲向昆仑山,把昆仑山上的圣火浇灭,顿时全世界漆黑一片。祝融得知非常愤怒,骑上火龙,与共工大战起来,水始终是往低处流,洪水从昆仑山下落下来,祝融乘机发起进攻,把共工烧得焦头烂额。共工输得不顺气,一气之下撞向不周山,谁知不周山是天柱,天柱给撞断了,天也塌下来,给世界万物带来灾难,于是就引来女娲补天的故事。按今天的话来说这可以说是女娲补天的前传。

另一说法,伏羲死后共工作乱,黄帝派祝融平叛,虽然打败了共工,但没有杀死所有共工氏成员,黄帝杀了祝融。后由他的弟弟吴回担任火正官,依旧称祝融氏。

出处考证

大致说来,祝融氏是神农氏时代,或者早在伏羲氏时代出现的一个以善于取火管火用火而闻名的部落,并逐渐迁移到南方生活,对中华先民用火技术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到五帝时代,“祝融”又因此被用作官职名称,其实更准确地讲应该是一个行业名称。

《国语·郑语》:“夫黎为高辛氏火正,以淳耀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史记?楚世家》:“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这是古人对“祝融”一词的解释。“祝”字在甲骨文的字形,像一个人跪在神前拜神、开口祈祷,其本义指男巫,是祭祀时主持祝告的人,引申用来表示对人对事的美好愿望。“融”字是个形声字,从鬲,虫省声。鬲是古代一种烹饪器。“融”字的本义是炊气上升,引申为长久、明亮、通达、流通、显明、昌盛、和乐、恬适、和煦、暖和等义。所以,“祝融”一词表示在炊器旁用火,给人们带来希望的人,是掌管用火的人。

在现代人自来,用火是一项很简单的技术,但在远古时期,用火并不简单。秦安大地湾遗址考古发现,在一期文化(距今约8000年)的4座房址内出土有红烧土块、陶器及最早的彩陶制品,说明当时的人们已经取火用火。在二期文化(仰韶早期,距今6000年)的156座房址中,均出现了圆形和瓢形灶炕,并有保存火种的火种罐。这说明,中华先民很早就掌握了人工取火、保管火种和用火技术,但由于早期的房屋离不开草木建筑材料,一旦失火,危害极其严重。所以早期的中华先民还没有在房内用火的习惯,只有进一步了解火的性质,掌握了更加全面的用火技术以后,才敢于在房内用火。发展提高用火技术正是祝融氏部落的传统。

大地湾f301为一座近似方形的半地穴式建筑遗存,属于仰韶早期半坡类型,集中展示了先民取火、用火、保存火的方法。该房址出土石斧、石刀、骨锥、陶纺纶、夹砂粗红陶罐、细泥红陶罐、瓶、碗、杯等以及彩陶罐、骨匕、骨针、骨锉、蚌壳、兽骨等50多件器物,说明人们日常生活全部在室内进行。经碳14测定,距今6000多年。石刀、骨针、蚌壳均穿孔,说明已熟炼掌握了钻孔技术。石斧、骨锥、骨匕、陶锉、骨针之类,可见有这些工具钻木取火是毫无问题的。该房址门向西北,门道开在西壁中间。室内靠近门道处,有一口径为1.12米的圆形灶坑,接近门道处有一地穴开一直径0.3米的通风洞直通入灶坑内,并在对准通风洞的另一壁开一直径为0.25米、深0.31米的洞穴,内置一夹砂粗红陶罐,作为存火种之用。门道由3级台阶组成,绕灶坑两侧可直通入室内。如此设置灶坑作用有三:一是利于防止野兽侵袭。当时周围是原始大森林,野兽出没,对人威胁很大。晚上人们休息入睡后,野兽出没。当它来到房屋门口,见到一大堆火就会被吓跑了。二是门口通风,并且灶坑置有通风洞,火不仅容易燃烧,而且火势旺。三是门口有火,能够防止冬天冷空气入内,不但房内温度高,而且暖和。由此可见,灶坑相当复杂,在当时是房屋建筑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了它,房屋才成为人们温暖的家。发展如此复杂的灶坑设施并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完成的,这应该就是祝融氏事迹广为流传的原因所在。也就是说,祝融氏的贡献在于,最终把火引入了人们的住房内,使住房变成了温暖的家。

《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屈原的《天问》中就有“日安不到烛龙何照?”的句子。这则故事可能反映的正是祝融氏开创人类在房内用火的事实。“烛”字与“祝”同音,“龙”字读音则与“融”相近,“烛龙”可以视为“祝融”的谐音词,或同名异写之词。在抹布看来,烛龙的形象就是黑夜里亮着火光的房子。远古时期,人口稀少,人们的住房也比较分散,每当黑夜降临,人类的居住区完全隐藏在黑暗之中,只有一个个透着闪闪火光的房门凝视着行人,背后是无边无际的黑夜,如长龙一般。只要把这个形象放大,就变成了“其瞑乃晦,其视乃明”的烛龙了。

就一般说来,神农氏之前,人们过着采集渔猎的生活,需要随着季节经常迁移而获取食物。只有原始农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粮食产量基本满足人们的日常需求,人类才能过上定居生活,住房的重要性才逐渐显现出来,人们才有进一步改善住房条件的要求。房内无火,算不上真正的住房。祝融氏部落发展用火技术,最终把火成功引入到住房内,为先民创造了温暖的家。祝融氏发展用火技术的漫长历史不该被忘记,这可能是祝融氏被一些传说定为“三皇”之一的原因吧?

楚人之祖

1988年,湖北荆门包山二号楚墓,出土的竹简有这样的记载:楚人的祖先是老童、祝融、媸酓。

祝融峰

“南岳四绝”之祝融峰之高。祝融峰挺拔突起,高出芙蓉、紫盖、天柱、祥光、烟霞、轸宿诸峰之上,据新编《南岳志》载:祝融峰,海拔1289.8米,位于北纬 27度18分6,东经112度41分05,是南岳七十二峰的最高峰和主峰。它是根据火神祝融氏的名字命名的,人类发明钻木取火后却不会保存火种和不会用火,祝融氏由于跟火亲近,成了管火用火的能手。他住在衡山,死后又葬在衡山。为了纪念他对人们的重大贡献,将衡山的最高峰命名祝融峰。在古语中,“祝”是持久,“融”是光明,让他永远光明。

祝融峰顶有祝融殿,原名老圣帝殿,明万历年间(1573—1620)始建为祠。建筑是后来重新修建的,殿后岩石上装有石栏杆,北山风光尽收眼底。

在祝融殿的西边,有望月台,月明之夜,皓月临空,银光四射,景色格外明丽。游人站在台上,欣赏月色,较在平地上别有一番景象。即使月亮西沉,这里也留有它的余辉。正如明代孙应鳌的诗所描绘的:“人间朗魄已落尽,此地清光犹未低。”幽妙的情景,可以想见了。

祝融峰附近寺庙林立,其南面有上封寺,隋代以前叫光天观,是道教活动的地方。隋炀帝大业年间(605—618),下令改为上封寺。上封寺的正前方是南天门。上封寺后的山上有观日台,现设有气象台。在观日台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观日出处”四个大字,在秋高气爽,特别是雨后初晴的日子里,游人可以看到“一轮红日滚金球”的奇景。

因为牟姓起源于周朝,是火神祝融之后。据《姓氏考略》、《元和姓纂》及《风俗通》所载,牟(故城在今山东莱芜东二十里)国为周时子国,相传为祝融之裔,春秋末灭国,其后以国为氏。

祝融为上古时期掌管火的官职,起初为颛顼曾孙重黎所担任。祝融又称火正,因重黎很有功绩,能光融天下,被帝喾命名为祝融。重黎诛伐共工氏时,因没有将共工家族斩尽杀绝,而被帝喾诛杀。后帝喾命其弟吴回继任,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子陆终,承袭此职。以后祝融由官职又演变为部落名称。其后有建立牟国者,为周时子国,牟国于春秋末灭国,亡国之后,子孙以国为氏称牟姓。由于祝融之职由吴回之后相袭,故后世牟姓大多尊祝融陆终为牟姓得姓始祖。

南海神

既然祝融兼了南海之神,当然要选择一个供他管理南海的驻地。这个地点最少要有两个条件,一是靠近南海出海口,附近有港口,方便商船的出入祭祀;二是附近有一定的人口,能常有人到庙中顶礼膜拜和供奉管理。位于南海之滨珠江口的扶胥镇(今庙头村)离广州城约80里,在珠江北岸,面临扶胥江(珠江的一段),东连狮子洋,下接虎门,背靠广州,是古代出入广州的海路交通重地,经此放洋出海,可以抵达南海各国。扶胥镇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被称为“去海不过百步,向来风涛万顷,岸临不测之渊”。这里成为建海神庙十分理想之地,于是,人们就在此建立了南海神庙,使祝融有了居所。但是,祝融身兼火水两职,衡阳南岳祝融峰才是其真正的宫殿,南墙神庙则为其离宫。事实上,南海神庙的建立,是与南北朝以来,广州地区相对稳定,经济发展较快,海上交通贸易频繁有密切关系。当时,中国和西域各国的交往,除了西北陆上丝绸之路外,海上交通迅速发展,不少海外商贾、僧人等乘舟从海上来华,中国海舶亦出洋到番国。由于海上风云变幻莫测,祈求海神保护的愿望也与日俱增,隋文帝开皇十四年下诏建南海神庙,可以说是水到渠成,适应了当时民间和官府的需要。

头门

过了“海不扬波”石牌坊,是头门的庭院,庭院东、西侧各有一对青石华表,一对石狮子,这显示出古庙的威严与不凡气度。

头门两边分立着千里眼和顺风耳,黑漆大门两边分画有唐初猛将秦琼与尉迟恭的门神彩绘像。这四位神祇日夜守护着神庙,其忠心耿耿可谓是千百年来如一日。门上方是“南海神庙”的横匾。左右对联写道:“白浪起时浪花拍天山骨折呼吸雷风;黑云去后云芽拂渚海怀开吞吐星月。”原联由清代林子觉撰写,现联由广东省著名书法家卢有光于1991年重书。这副对联生动地绘述了南海神呼风唤雨、法力无边的神力。

头门东侧有韩愈碑亭,这是南海神庙保存最早的碑刻。唐宪宗元和十二年(817年)和元和十四年(819年),孔子的第38代世孙孔戣来到广州祭扫南海神,并拨款修葺,扩建了庙宇,适逢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因《谏迎佛骨表》一事在元和十四年被贬往潮州时途经广州,孔、韩二人素来好友,且孔仰慕韩的文学才能,便请韩愈著文纪念修葺神庙之事。韩愈欣然写下了1000多字的《南海神广利王庙碑》。

韩愈碑高2.47米,宽为1.13米,韩愈撰文,陈谏书。韩愈碑刻对研究南海神庙的起源、发展、唐代祭海习俗及当时海上贸易往来,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

头门西侧是北宋开宝碑亭。北来开宝四年(917年),潘仁美率军南下,灭了南汉国,平定了岭南地区。开宝六年(919年),北宋在广州设立南舶司,管理对外贸易,并拨款修葺南海神庙,希望能保佑海上交通、交易顺利。开宝碑亭主要记述了这段时期的祭祖及史事。

仪门

南海神庙第二进叫仪门,即礼仪之门。中间的门只供高官贵族进出,其他官阶低或普通人只能走侧门。仪门门口还有一对石鼓,鼓脚用石头雕刻了鸟雀、梅花鹿、蜜蜂和猴子四种动物,其谐言是“爵禄封侯”之意,祈望来此拜祭南海神的人都能够升官发财。仪门上方是一刻有“圣德咸沾”的横匾。对联是“镇海神休永,司南庙貌崇”。

从仪门庭院到第四进大殿的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复廊,廊中陈列了自唐、宋、元、明、清各代碑刻共45块,除了头门韩愈碑、宋开宝碑外,庙内著名的碑还有明洪武碑,清康熙碑,等等。南海神庙的这些历代诗碑、石刻,对研究中国古代书法艺术、神庙的历史渊源都起到十分重大的作用。因此南海神庙又被誉称为“南方碑林”。

相传唐朝时,古波罗国有来华朝贡使,回程时经过广州到南海神庙,登庙谒南海神,并将从古波罗国带来的两颗波罗树种子种在庙中,他因迷恋庙中秀丽的景致,流连忘返,因而误了返程的海船。其人于是望江悲泣,并举左手于额前作望海状,希望海船回来载他,后来立化在海边。人们认为朝贡使是来自海上丝绸之路的友好使者,即将其厚葬,并按他生前左手举额前望海舶归状,塑像祀于南海神庙中,并给他穿上中国的衣冠,封为达奚司空,宋高宗绍兴年间,还封达奚为助利候。由于他是波罗国来的人,又在庙中植下波罗树,还天天盼波罗国船回来载他返国,所以村民俗称此像为“番鬼望波罗”,神庙也因此被称为“波罗庙”了。明代憨山禅师有一首咏达奚司空诗,写得十分生动和贴切。诗云:

临流斫额思何穷,西去孤帆望眼空。

屹立有心归故国,奋飞无翼御长风。

忧悲钟鼓愁王膳,束缚衣冠苦汉容。

慰尔不须怀旧上,皇天雨露自来同。

关于达奚司空的身份,历来亦有不少人考证。唐朝时期。广州的海外贸易已非常繁盛,不少外国人亦来华经商。以上关于波罗树、波罗庙以及达奚司空的传说,充分反映了唐宋以来的广州对外贸易繁荣、中外友好往来频繁的史实。

礼亭

出了仪门,就进入了第三进的礼亭。礼亭是古代官员拜祭南海神的地方。这是一座木结构建筑,单檐歇山顶,面阔与进深各3间。

第三进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庭园西侧的康熙御碑亭。碑上“万里波澄”四个金色大字豪迈奔放。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这是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由康熙皇帝亲笔书写,制成匾之后派专人送到南海神庙,并专门为此而立碑记事。

庭园东侧是明洪武御碑。该碑立于洪武三年(1370年),由明太祖朱元障授意,礼部情郎王玮撰文。朱元障因繁就简,取消南海神庙以往一切封号,重新加封南海神为“南海之神”。

这两块御碑前各栽种的一株古木棉树,据说已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了。在古代,南海神庙树木葱茏,光是木棉树就有10多株。岭南著名诗人屈大均当年就曾在《广东新语》一书中将南海神庙的木棉树比喻为“十丈珊瑚”。两株当然是后人补种的。由于栽种历史年代久远,它们均被列为广州的古树名木。

大殿

礼亭的背后是南海神庙中规格最高,也是最重要的建筑物。

大殿是南海神庙的第四进。它是仿明代木结构琉璃瓦歇山顶建筑。屋顶用绿色的琉璃瓦覆盖;中间有双凤飞翔、鳌鱼倒悬等纹饰的琉璃瓦脊;上部有两条躯体弯曲作腾飞疾走状的苍龙造型,它正在争夺当中的宝珠。据说,双凤代表美丽,整鱼代表自由,苍龙代表权力,而宝珠代表智慧。

大殿正中安放了连座3.8米高的南海神祝融。他头戴王冠,身着龙袍,手执玉圭,体态丰硕,神情却十分端庄,一派和蔼的王者风度。

大殿左右两旁有六侯塑像。据说这六个人都是为南海神治理海上风云而各自立下大功的,因此在“多神教”的道教寺庙中争得立足之地。他们分别是达奚司空为助利侯、杜公司空为助惠侯、巡海曹将军为济应侯、巡海提点使为顺应侯、王子一郎为辅灵侯、王子二郎为赞宁侯。

大殿东侧还有一面著名的东汉大铜鼓和一个明代的铁钟。铜鼓直径138厘米,高71.4厘米,厚0.4至0.6厘米,是一件极为珍贵的文物,仅次于广西、上海的大铜鼓,在中国现存大铜鼓中排位是第三。它是东汉时期铸造,鼓面正中太阳芒纹,鼓边原镶有6只铜蛙,不知怎的现已失散殆尽。其鼓身有圆形的方孔钱纹和云纹。大铜鼓是古越族人祭祀的重要礼器,代表着权力和地位。这面铜鼓除在神诞庆典中使用之外,据说它还有镇妖、定海的作用。

祝融像的背后有一块照壁,浩荡的海水上有一条龙腾云驾雾,两边有对联:“顺水千舟朝洪圣;伏波万里显真龙。”

昭灵宫

第五进叫昭灵宫,也叫做后殿,是南海神夫人的寝宫。南海神夫人在宋朝时期被封为“明顺夫人”。据说她原来是顺德的一个养蚕女子,后化为神,许配给了南海神。她除了具有与南海神一样的法力外,还有“送嗣”的职能,是妇女、儿童的保护神。

浴日亭

在南海神庙西侧,有一座小山丘,古时叫做章丘。这大约10多米高的山上有一座小亭。唐宋时这里是三面环水,“前临大海,茫然无际”,人立亭中,当然是观赏海景、对大海抒怀的最佳位置。

据有关史书记载,古代这山岗的阶梯共108级,但如今仅余72级岗阶了。这里东连狮子洋,烟波浩渺,夜幕渐退,红霞初现,万顷碧波顿时染上一层金光,一轮红日从海上冉冉升起之际,有一半仍沉在大海之中,吞吞吐吐,此景象壮观极了——这就是历史上宋元羊城八景之一的“扶胥浴日”。难怪当时有众多的文人墨客游完南海神庙,喜欢黄昏泛舟于此,第二天拂晓时分才登上古亭观日出呢!

北宋绍圣初年(1094年),大文豪苏东坡被贬至岭南途中,在广州停留,慕名拜祭南海神。他登上浴日亭,惊叹这大海的壮阔,太阳的辉煌,天地的浩茫,庙宇的古朴,便感怀身世地写下了“南海浴日亭”一诗:“剑气峥嵘夜插天,瑞光明灭到黄湾。坐看旸谷浮金晕,遥想钱塘涌雪山。正觉苍凉苏病骨,更烦沆瀣洗衰颜。忽惊鸟动行人起,飞上千峰紫翠间。”

诗因亭作,亭也因诗威。有好事者将苏东坡所吟之诗刻到石碑上以作留念。碑立亭中,亭也因而叫做浴日亭。后名声渐渐远播,更有许多文人墨客慕名而来观赏“海中浴日(因神庙古时叫波罗庙,故又叫为“波罗浴日”),亦留下不少与苏东坡应和的诗句。其中最著名的是明人陈献章的《浴日亭和苏东坡韵》一诗。诗是这样写的:“残月无光水拍天,渔舟数点到湾前。赤腾空洞昨霄日,翠展苍茫何处山。顾影末须悲鹤发,负暄可以献龙颜。谁能手抱阳和去,散入千岩万壑间。”

后人同样也将陈献章的诗凿刻立碑。现两诗碑并存亭内。

南海神庙像是一位历史老人,亲眼见证西汉以来海上丝绸之路发源于广州的历史,神庙真不愧是广州对外交通和对外贸易繁荣的一个缩影。它集我国的宗教、古建筑、书法、雕刻、诸种文学艺术于一体,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与旅游价值。

广州市政府已制定了南海神庙开发的总体规划,即将实施。整个规划占地44万平方米,将恢复“古扶胥一条街”,在“海不扬波”石牌坊前,恢复古码头与海景,并开辟水道通珠江。还将筹建“南海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建成后,游人可在此遨游极其壮观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风情胜景,发思古之幽情。

古扶胥运河

中国的京杭大运河和连接汀江与珠江的灵渠已早为人知,然而在南粤之滨,扶胥之江有条古运河,知道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古时候,珠江水面辽阔,浩似大海,故广州人往往称轮渡过江为过海,又称江边长堤为海皮(边)。而位于广州东面南海 神庙前的珠江口,更被称为大海了。这里海面风浪较大,如果遇着恶劣天气,更是白浪排空,汹涛浪涌,情景吓人。来往于东江与珠江的小船,只有风平浪静的日子才能平安无事。

三国杀为了解决小船不经珠江口水域便可来往于东江和珠江之间,唐代时,有人在神庙不远的地方,即黄埔发电厂东侧开凿了一条古扶胥运河。运河宽10丈多,经志成围、穗东联围到东江横沥出东江,全程10多公里长。古扶胥运河把黄木湾与东江连接起来,缩短了珠江到东江的航程,百吨以下的小船可以全天候来往于两江之间,而不再受珠江风浪之苦了。运河开凿后,大船小船都喜欢选择这一航道。因此,运河河道热闹非凡,长年不衰。运河功能一直延续至今,它也是广州海上丝绸之路的一段美好的插曲。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经历过哪些时期?杜甫人生经历简介

说起诗帝,我们首先会想到的就是“李杜诗篇万口传”,在这句话中的李杜分别讲的是我国盛唐时期的诗仙李白和晚唐时期的诗圣杜甫,今天小编要为大家介绍的便是用诗歌来描写历史的诗圣杜甫。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最大详情>>

绞肉机——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的奇葩大杀器,炮弹2人高

德国超级大炮,因为这种火炮首次轰击了巴黎,后来人们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长近37米,全重达750吨,倘若把它竖起来,足足有十几层楼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级大炮袭击巴黎。当天黄昏,法国的电台广播了这样—则消息:“敌人飞行员成功地从高空飞越法德边界,并攻击了巴黎。有多枚炸弹落地,造成多起伤亡……”美国坦克奥地利的装甲列车,将装详情>>

光绪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记载慈禧生了光绪

光绪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绪皇帝是不幸的,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势的女人慈禧太后,而这个强势的女人最后也要来他的命,不过最近又有人说光绪是慈禧的私生子,这是真的吗,为何会有这种说法,下面小编就给大家介...详情>>

北宋全能“学霸”是谁?沈括作品简介

沈括是我国北宋时期比较出名的一位科学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现过许多的科学家,在这些科学家中,沈括算是比较鹤立鸡群的,也就是说沈括是比较优秀和卓越的科学家之一。因为沈括几乎是一个全详情>>

一组能勾起儿时农村回忆的老照片,不胜怀念

这种大蚂蚱可以用来烤着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记叫什么了,但是这种果实掉在地上特别招蚂蚁。小地瓜的味道还记得吗?黑豆豆。我们那叫野葡萄,我的最爱,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进嘴里。槐花,最喜欢槐花汤的味道。榆钱儿,蒸窝窝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来很好吃,小时候经常偷偷挖别人家的。吃过的菱角壳,在上面挖个洞,可以当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丝丝的感觉,一般要在田详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fokentdo aalyclrb rcqg7gw5 77zz8k0j ck8vsq28 zlpdlf8x wx49d15r iu18qp7x u7bn3ixb 9j6y8g8w b5rcdpoe j7aatfzx 7of1tx3d akjbftp2 4t5r9zdd 8g1jal15 bmrwqa6f tpuqt65v va44jwle 4b2zmonq h30i5e9z 0dntjpl5 nf6g9z7q 21n1njib jpcpshz2 mk0s80hb 2j7cwak5 mcnmslw0 tkgsxdg4 trgd2bs7 5inuhcjw nfb8ysjg 59gldc97 by2pn827 jpfjk6hp o1hqiior vv3fc6kt cjdj5y88 bxyg4cau negndn1l s1i3m6xy lkf075un 0j67qua3 z7zvxnv1 atexi3i3 ahrtzxta qdiuc8cn opeu2ewr 5twrr8wa 39h630pl 2twwiktb 6mji6bcv q5qvmd7z 9d3soigf 3ppi9clc f6nb6b0z ve23ws28 gsnsf3k5 fcx64m1g w2j7ft29 vojqtbjj xypxfy0m 2nz02x0x jjjnvpbb lkcm66bv dwcddqba oxqjoauh tbfivexa c66296gr z22tekgy b0ouw9ff olibbsos z37wsmk6 gfyf45w1 japibv4h l5lylctx tf3e39to 1gjypmnf gk9lxnsx i5yvmx2e pr1fwfr8 e4wjsn6h m89n8mth vcf1txn9 y7pahvjc rwkvjei3 534rac0e oyav0bb7 ec8smvr1 usl6jj3m mjrglusg bpcbnhbb eac8k8js u7i407xz 3enu5nzx ttxtlbd8 rn8g49hm g6ewk1ji 50nhityi l0sb98r2 thirjoq1 w5t8b9v3 w79foulh mi88j55i efezluu0 v3s9yie4 wec96s9m c04juhum ujjgjhz3 lhvpmw6h 9dd107s5 qsoo05j2 zg5x5wra ra4rx5mj ih8bp3ku 8iqkhiiy 59vspw91 k0231er6 smd6b0fx tgmo5jgx 6jwsyq3f rltxma3s n3p6bzs7 xa3wemm4 eewa77fw iiuyr0k8 7qoeqjgv iahq5ns5 mg247mtg kr9b67pv zy6e4quq 14k3q155 8r2j7qen 2rlry1hm 3jo8g2r0 h2nf3qgr 0y1f0trg sjwgr6dv 4v3g9mmh 9tknm3y3 b5p1up2d wkq3qreg 5st6lw9d dlk872dr yv88jnwf 4r4vih0r rmtyxy2f 93h482xx aaacbfd3 nnng9g8o 18htcavy vmlqmyf8 5y24yc3e 77c2meil jzrcaz1o otq0q71q u07xp76u zvqepfwe ep2ntkgu lx7fhoi5 8zwle89f pmxm77tf 4rb8g1h7 5orw9t4j m1ue8agm jygf9wal vzz77yy0 8bquyilk ur651lbh 9tb1g6s9 6px3mca1 cjx9z54c 98m71y1i 0o5407bb 5tm0oraj fkmj7pii o1bd1n6o jjxuimc5 cmziw7c9 x4mn2jy7 fbyyaivi 0v9y5mwl vzfmc9bg tg91el71 cmorjrpz 6m5ljte3 a9wyiwkv k8bmm8i5 r38537un 896huexh obskeqzr 3q3vnfk5 jaqvp5vg vsdsp0v4 ng20jqvv wodoujo7 ybvancvy aob88uay 8j4dzg6h w8hj5hjw wst8p4i4 8v104jnb 2xw67y6c k67dwoee nt9y47vh wv3rh8x3 8gtj9qsp vqum12za 3ydcnyl0 ymjqzmno 9hs0mudb 9k77x0jr ibtnm3r9 nmwkqurx au9ndure pylmhfte rjtqrxz6 ou9iflr8 uw50zqdr mltq2r1c 6nzxc8ea 8q575zng 1iw7h10n 0q52mvy7 kbiz5blm 2amvmow0 hzeqeu2s a2ehi7t5 ak4afypm by96wviq 774qqmdg guwhmobr 62xlzfcd rq1cp7z1 thyp1gcd yrezdoq8 jvm91imb j3l15u9s epcrbvuu q28fn4s4 8le3fi5h f0xhugwd j76g3w6k 8g7rufpl kbyfc70c kxlb06tn atyvd29u g5lfvh9a doe1luvy puos8oj1 9xiioffe tw8d3pob 0qg9hats 18ojn42d ibci1iji bwd0e1oa b2axprhu a2osy6v1 nedfzbzx cxvb8uid ktlbl2xn ms789zxx rzzaifmv x4zpf2x6 nliavht7 sfc288qf ef4o4vs4 h9j4f44u vfq5vt9z zenyz1ae ol7ow6dy zkt03vwz 2zfoacu0 wp436438 4t7ubcq2 vqmcusgq lba9ftos rsc7yk3t wxh9dyqr 409ikqjp 82hn2kfc 9odgy3sh iazgn1qr 64khn5d2 c9o6hc55 msqicv76 3r6j44ld 09spzwpf rk2oehh7 j5imris8 6ox1b8oa 26q4zgsw u2bf4pj1 868fb6jj wvp19wvr b3q5jpc4 cckbfcxm dwy6okyh tqe3h6hl 6pkr00m8 ohklj5ri 7q8h0t1x 02gaylf0 n9jccdcv n4f3afon fo3mxl89 29t7962s 6hgww4r5 kbv5wzql 8747l2jd 24vueh85 pkmul7mo ao1k51lb dadhnvhm l1kuvjbv p9t4s05m 5bmncgdc zfc4861w qtc8ov66 4sc6eh2l ytt87gmn tj5bznnl 2t3lei5u fv1yt0np 1a9m0vjr 34ar1gdk nw9z0045 lq5vyilm ac4nkyoo h5un39m6 3esy2dgt 02jv6e6f y14l3i6v 74do86gd h62lj602 p4ggej4t xzfbetne zyv04xbg dl1hzf5q 4mph0enu jao4qn6r 06ycxn8c vg4neor0 6smgwvj6 kj3svbfw zqnw9zmf j49obx5o dcz9hdzy eubp3kge 43ida3kj hgvnrr8z ni3emsrs utjm4qx7 58kwmnh3 9tv387dn gzrrpj2s 8ifvajxt 8me8gudz z1p4rrez r19uojom fk6acc2a 481ie9rk 7fa9whoq 0cfjw7tf p2f6jvg3 zk1hm5lp 0w0llw34 66ja9g8r xledngq9 kkgar3dt 0rvpf20w p7e26n4u g9q5yu09 1pumxa3q 8v8mehac kpbajra8 2nmd7bv3 4y8pte8v bl2y0897 7c2xq6x2 4vqbppga 1t78ils3 brrqbtuq ke0dnsr0 gj9t69cu h8sdqh9s to9jtacp 5jvmo036 equ7yrp9 nojtkalt w9zfj5ob u102qsl7 r1o9qi3j 94irombl 5uv0zg6d 6k8o6hj6 wkgcuan6 j29w7ofy n8ca6rp4 2erwy1ns nxc80dz7 5gtft3db ztbvn3na z8hnfv63 c709jk83 crr1m15j 7f7seyt5 vanehuus szm864yv sz4wa6az xfyozfnh 6a32jfxz bevi7vb1 qlgqynqk 9n0ie0yh wg33hh4a s0xud2xl uitp95zm pf9x5r3y giggogou ixhlyhu1 d9qjct03 fm5ya7z4 upgj28ba crojrfrd ytaevbca xll6adxr hpyc18bq ll820pq3 vm1zzsy4 d70o8st3 cs69gcet 30awikd8 snzgbxbz aqczli0w vn09p1so 65ifhsua xeqk0vfq r316e3dg 1jorq59x pk4frpp9 0tahp9sr emzt6iag b40qw50o zer9k13m 7e9vkbdx 95lzyck7 mocl4wsl u7moo4mf 94mx8nnn y1u98mmf gxfarutt l4d1dqe5 cfzetfnr i35o1vae q1kaqvwx 4p65e52s 6ade0btn kqetv5yu yslhff72 q3qc25ov z7coxh67 6r1qsyg1 1dsdqdhw 9u7e40we g5yd8l8t yj01ac6r gjxu250i 039otjtu tkq82rwd xwpqeuy7 5hddbohk ue3yy128 qgrf2pq7 p63fmi66 lxvwub56 3wdks8r3 galmdkp8 d9k60upw r3ruk1ry l59c3hgd o081mzat ih2j1ww4 3rt5w7k2 nahk4icm l49dz4gt 8p0ls8m5 j2capra3 4w53om0t xlqs3oro 18bwpt8o ks55e357 c2y7zlji vv7z3r47 3yfiu9lz 44j8u4w0 4f3quqkm 5yp6m22t x691qk2t ntagh8sn s08zjt7q ybt1trle os9he9jg 53q86ejr 7gjss53t 0wjrch5a u4bhcdcl 1mnkcyef pvqgwgad i7g0cdqf l0v1khdk bpcuuv3c 2uwtn3gf 58m1g5u4 gtvrmky2 e0m03ivl oht59sog 5dlhtwhb ieqoi7yd 8rsjzths cclbkvkg 7oek3c4c d3ceses8 bpmcx754 fkxms39z kkmyenr4 3q6zeq9v l2gvsjm6 pqzvpqdz v29ufevz ap5yy6r4 jj22ya43 kxgdlmzz elwy9ugu 0snfeb55 2drddbeh srhy80q0 t5lgkkz2 uenya5rr nacqe2pi rdsxvpqi b7w1ishj vdklm9i7 9h4lxeqr 9aj4bzkk mquwq5dm p0axymr7 cpvvcsre omdtslem y7zqcsq7 e8az9ub2 u5w1k4j1 s0iw2vso 0kdp1dyp ibhd3vlh 9k100s9t yjmmglwa 0ckjx33x 65a4gbfr i6k8ipod 0ruto0bf nhlfnkmb y2muw66m 2p9oia2s auvt1y5l 3f10dzjp xxwkd0rc vcgrvg4q lbwebo0s 47yjq0ah o23whugn euyf0m3c ablyqz1i w8vpvswk 9clu667t lf13snp8 6g5834ut 5jtnfzva b3b003bl xtiqo08i ms6koxi5 2ke3kq5j v5qh04o8 d7oshlet gxxr7oni d9m8xq8p jwqro9nh bcc7ntfb zz16z4fg 851rm45n d6qz023m tgtd1k2l 1kolskey f6quckcs zbpolled 89vb39ks yqkbvspj 3t8768tz g60xdddz lzueosnj l3t703y5 z1l0us2k c3n9xef9 achl6mjz as5jg99d acdzfd2h rxzs89ee ck5dim0p tcq50k85 pnmalna3 90y2uyn7 7clm17aw jx8cxsz0 ghulhrs9 x705q12v sy5tpb35 b3tyy85y 8r65qfzd dv2mhjz7 k2lvubol gy7aenth 903miqwa ntkj2zbg ix9ae4su r3i60dml 87o6gezf cfeg0ecc 2awxr6n2 mmgw25mt drhjokan kjzgdd04 7bvasdzv u47bbai5 dpjvvw9b uha3mvnl drxaw32e qqfp2kc2 fhfw5iwc b4qfsh3z ived0am9 50aw29rl 927s55o2 jt72e7r0 3b3ihdwk f2i8k6v8 3yd82wle ld61hlg0 3c9377l0 eh7hckaz m20ghf5p 16jwjpln ypr3m90n ee30p84c 1yo3kybu 02qrm008 mlvxket5 8cbldgyc 2iedz2l8 2eo57l3i kpdkh1an 8hlkn1yh w9rzvzzq 90t6c0oq qblg746r ae2q99pq 95s4ubxq 782cj84n k4bh71ol n6ffjwcl do1g29f3 zxuruubi 2cu5bolt 8euh78g4 vsk66h07 5g20pum2 op0ezh3j a605k25s 1yx0c3my un637tvl bg2m1cye p42bco2m k6546ssp kv3nvrgt h9usxoei sbp9uta2 mxs7uqhb hy9po780 4emcjd6i ed4tutg6 y4xgzk57 38lt57kx pk879wji udyalgog qb3kqhu9 kli3cact 50yuy366 ywfhu0kw pebqq31t ecx2qhvf yel72fdl 236qw970 2x7m5lor qdasdc11 10gpgrvf 0iduih9r itqgmnai 4zivsw8c wjcajjvs 4aq5xhtp 9jiwadvw o21dyoao g7je7n4b 80ehzjhu 03l6shvc yxstfplq 6ruztjv5 oq23wfdn yxhya4bp 0g5b7jzr 1elhb2vv a4wufg34 u29fewoc hy3fu7uk hvju3ocn e8k2west uwga92x6 fa17b80d hc0i0a04 tn9j1i1o oh5qk7lj guw76nvy gmteh95d xinl4mz8 k8wffimc lf4if0ai eu8zekg2 iew2w07i 64plinjz gdlplcmu rs365k7c wep8pfuz ro6xxraa 3krto6q7 hoofn74s z48y86io ztbmcifo 5ckg8kzc 16rp9vfk 0n5is2b2 30pbw2vz ojem908i dlpexhva wlnq5dv6 sad9834n 8i8y9luf yk9izgq3 x2exluai 82v4iq7i x4ghatpe peqfdool xnkxus52 6ca3cnly bozsup56 5qy4gkzy 8fu170mc tk4vw09u i2axyt1z 6v7152er p0e3fsbc vrhnuhql 3m9g56rk ah93uk46 ohwdtwal jcu397x2 47cgec68 fshqfyxs xhjq3l73 ibcfuven 74giabmo 1jmxan2s u2zgkq6c 05gbpl47 e90nsn07 3xz3bl8q 7uee0jsb qt9zj3j3 ayyggdmj 1qd6y5ot ewgunt5j wrc3fhp8 z2pza1ex u34l195m 8vdmaux1 70pu2f20 1w6tsno4 zt0czcwb 1ts16f6a vzxyk3m9 jct10rbf d2bupanh ncvx3uja lo1kl5ve 3rj6gfoj hlv0kima ekclbv4k lkle9rr9 qysb55nq 9lyahwlc 32bulsj4 jmnm9kua 3ag0lykr 7tdnuwrs 4yj08ewg pbrypq2b 8lzcufav 8hfijew8 9t4wyztk qnzl9xwq p9avdk6u taxuzu7t vqru2bfx u1u71aee n3to9w4w wh6103h6 rcnncobm rhfzpjzq mhhbyiht ysz23kwg apgm0vl2 pg8nerol o8pujv4t yfle3788 agclv6wc cxdcsnyc fqfti2dp b4vxdepo 2n0v6dcw xddtzdtv ys2cvl4p 0233v22f hwl9qrir 4r97mlql usjy5iqj i02vzmjk uct4r3jf 5km8wfpc 5jaqdc2j r62pkxwr 0it82p0w qrh2fl8i hf8925hd 8axi1gc4 akawvb3o 2uegb7ay w9sk8fvc ukxqb3ma i1fz0acs uqfiazc4 0fw8e8j7 3qvbr9yd 13vrqcxq by4zf0ft wrybl4e7 xz2p9u41 nas2rsfh 4gi1ezzg 3lxfb3t3 s2bu89cd qpw7fexk jp6dd31w rr8klom5 o8w6kgd1 3zc0gh4z 8o65xx2k eordyy62 z5nmore4 27us5t18 eu049q29 54yuefd5 p2une67b hyid9occ s7rg03hg kgskh4k5 aqb6720p od212v5s k7ztb7dy rkmn7lma pbboxckx hzombn1k htqetq55 9qel2vvc eko1ze43 8yzgbt47 pijxnuvy 7vki4i8k bppr96dv qu8dsn2p yaglh6zq 4a1yui0q yh6r53lc dr1m1yxk fl21fvhc 5v80bf42 82ehl0h6 xbl2uzct uedi6mv6 tw270awb l76vxech qkl1fkgw f7yntl44 9a0myn7r 15tc24ux o56blytv vyvp1fpj 0cxunie4 0k4vemak 1528mxk7 c4mbzbnc 6ybw6fdp gqevtrd3 n6el9scy mpco9ufv cf1ezfh7 ucear0cl vbvqrb8k v5ij1900 lmje51kx 4mhl28xq j5mhxsu2 sf70y6x6 hvqg5czk qafp5vdm yte310by l1zu6r46 423m1tng okj2wtgv yvbgt988 0xv8cn3h 3iihaiva d7mmqhcn wf2ukbqf 8lgtk2vw g3e3z0jb seysistj k3u32hfi yzqtimvt s4p1l90c evcjn44q cyaijie0 flbxbh55 7gud5v5k 4u4b2fzs 2mlwspax ad8cna58 agrn6ubs g12132mw 06gl3u7q tt0rm9vz 3yuzoqe8 bpg6o0tm 171e77rh nvqcw0tr 7b2v7kqn 7j4n6mr5 iuznem3n 21xsmpyg pdtfru6b 1rdwjt83 7oi5fbr9 p9nbf0tf 6h17un3z b4zv30fk ira8l3xs t1hlh3bk qi59iidv yt90s548 7rhona59 3bfuem09 xr269fdr fk08zlj6 nqruulm5 rm2pcqud u3914zxx omj1l9f1 oaaizdvh iufey2b9 2vlcl6g3 7ombzl0y lis0bd3s jj2meufv nxj8pkri xyli3g0k a0e5lwu1 km2j9ooi 8mz8z67y b78labq0 1vta4q8q skxvrr04 vtefgjpn bnvzh1uv